玉山之巔

玉山在日治時期就是全日本最高的山脈,比日本國境內最高的富士山3776公尺還要高176公尺,因此在日治時期玉山被尊稱為「新高山」,以展示它的偉大。在1920年代,由於日本政府對於山區的治安已經獲得相當程度得控制,加上學校教育希望均衡發展學子的五育,因此而有登山的「戶外活動」。根據研究,全台最開始爬玉山的學校是在當時與臺灣人學生為主的「台中一中」,之後更陸續有穿裙子的女學生參與這項活動,突破生理限制與克服心理障礙,讓自己透過登山這個行程來淬練自己的意志力,在當時為人們所嘖嘖稱奇!

玉山之靈

在日治時期,登山是受到管制的,並非人人可以自由參與,而經過近百年後今日,登玉山仍舊是大家心中地位相當高的山脈,而玉山之困難以不像往昔艱辛,常人只要透過適當的事前訓練,並藉由安全的嚮導、團隊帶領之下,人人皆可順利且安全的親臨這著名且居高臨下的場域。我上研究所後,也跟課程老師、同學一起來走的地方,對我來說,玉山算是我研究所開始登山的一個重要旅行吧!經由那次的行程,讓我認識了這群往後一起登山出遊的朋友,也讓我的視野更加寬廣了,從玉山回來後,我認清自己是無法捨棄登山這的活動的,因此我持續的登山,持續的接近臺灣各處所的美麗。

玉山之藍/懶

這趟玉山之行,是我第二次到訪,因為忙碌的關係,我的體力不若上次的充實,在登山排雲的路途時,面對走不完的樓梯與陡坡,加上肩上馱的重裝備,不自由主的氣喘吁吁,頻頻停下腳步休息,但看到山神所賜予的湛藍天空,每望一眼就能夠讓自己的意志力迅速補足,吶喊一聲「GO!」,便繼續啟程,以往後兩天休息的住所「圓峰山屋」前進。狀況不好的不只是我,壯遊之友的子綺也因為身體不適而差點連排雲山莊都走不到,在適當評估之後,判斷她只是體力不足而導致狀況不佳,於是大夥放慢腳步,讓自己好好享受這美好的風景,而不要低頭猛趕路,這樣也減少了登山的樂趣呢!歷經一番掙扎後,我們終於在傍晚前到達第一天目的地圓峰山屋,休息囉 YA!圓峰山屋是小而巧的山屋,蓋在一個視野很好的場所,在用餐的時候,望著夕陽西下所染紅的雲朵與映照的山脈,這真是最高級的晚宴啊!晚上不畏風寒的在山屋外看星星,更是登高山所必備的行程,看見滿滿的星星一閃一閃的跳動,真是在城市無法體會到的享受呢!

玉山之聳

因為習慣早起加上其他早起出發山友的騷動,隔天早上我早早就起來看日出、拍風景,享受寧靜的早晨,並希望隊友快起床,好一起享受美好早晨的早餐。這天我們的預定目標是玉山南峰與玉山東小南山,心有餘力在再考慮遠在另一頭的玉山小南山、至於超級遙遠的南玉山,早就置於候選名單之外了。但,沒想到子綺得狀況依舊不好,甚至說她要自己留守山屋,讓我們自己去,在於是我們先出發,交由國威來處理,幾個小時後我們膽顫心驚的爬上十峻之列的玉山南峰,正欣賞風景告一段落準備離去時,子綺跟國威竟然出現了!真是讓我們感到開心不已,讓他們休息一下後,就來了一張團體照,為這堅持的美好留下紀念!

礎豪說他想去遙遠的南玉山,因為他不想再來玉山了,因為實在太難申請了!於是腳程很快的他11點就自己先出發,先去玉山東小南山、玉山小南山再到南玉山,這趟旅程健腳如他,竟然走到傍晚6點才回到山屋,真是讓我們擔心呢!也幸好我們當時決定放棄跟隨他的瘋狂作法,而跟佳倩前往玉山東小南山看風景,順便撿顆百岳。在東小南山上,因為展望很好,且所看山脈的角度很不同,於是我們試著練習地圖判位,發現,同樣是百岳之一的鹿山竟然還有相當遠的路程呢!非常敬佩那些不辭長途跋涉的山友,但聽說鹿山是沒什麼掌望的山頭,而我又不是有志於百岳攀登的人,因此鹿山當然不在我的選項之類,爬山求開心的,不需要為了爬而爬。

玉山之巖

終於到了要去主峰的那天了,隊員狀況也都恢復的差不多,於是我們決定不經由傳統路線,而直接由圓峰山屋沿著稜線,一直望著玉山主峰,然後看到距離越來越近的感覺真的很好,這也是我喜歡走稜線的關係!走在稜線上,更能感受到玉山岩質特殊,破碎的岩片增加了我們行進的困難與驚險度,尤其是在登上玉山東峰與玉山主峰岔路口的垂直岩壁,若無玉管處架設的鐵鍊,我真的會害怕的不敢攀爬,從這個方向前往玉山的路線是所我愛的,望著遠方的之字傳統路線,我暗自竊喜我不用爬上那熬人的超長閃電道路。

經過一番努力,我們終於到了玉山主峰,迎接我們的是期待食物到臨的岩鵲,瞧牠們吃的肥嘟嘟又都不怕人,就可知道登頂的人們給予牠們多少福利,雖然覺得可愛,但也擔心這樣是否會影響生態,唉!在玉山上了拍了照片也面對攝影機講了五次壯遊的感想,喔耶~我們完成了壯遊了!!!最後,因為時間因素我再度捨棄了西峰、前鋒的攀登,這是我第二次錯過了呢,或許真的跟它們無緣,又或許是玉山要我多來幾次吧!

玉山之闇

臺灣的玉山以其「東北亞最高峰」之盛名,而為各地觀光客所喜愛,甚至打趣得說「一生一次登玉山」。這樣的想法也導致玉山成為許商業隊伍經營的重點區域,透過商業隊伍的經營,使經簡單運動訓練的人們可以透過嚮導的輔助,前往來向這盛名遠播的山脈朝聖,讓他們能對山脈有不同於「遠觀」的認識而是透過身體的「實踐」而從不同角度認識臺灣之美,我想這是好的一面。

但大規模的商業化行為,則排擠了一般散客、登山客,加上政府並未對於各家經營者進行管理,使之與一般遊客使用相同的申請系統,業者為確保其在排雲山屋的床位數量,經常有「人頭頂替」的傳聞出現,而大家也都知道,在排雲山莊的四周,亦藏有大量睡袋,準備提供參加玉山行程的遊客使用,廚房裡堆滿的鍋、爐具以及早已備好的食材,都可以知道這些區域是某些人所「專屬」的,且也會看到非屬莊主的人任意進出「外人勿進」的房間,或許這些人已經習以為常,但我們確認為這將造成玉山黑暗的一面。不知主政者是否能夠參考鄰近國家馬來西亞對於「神山」的經營模式,「塔塔加-排雲-玉山主峰」的主要路線由商業隊伍經營,並開放散客申請,讓管理更為流暢且公開化,而不是處處耳聞的「黑箱」、「特權」,在爭取世界知名活動時的時候,對於自身的軟實力也需踏實的進步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ymbecky 的頭像
cymbecky

態度,決定一切

cym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