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說寫作是一種摧毀與重生的過程
那我已經自殺好陣子了...
(繼續拔毛)


改論文改到半夜有感...
開始改論文才重新發現自己過去寫的多糟糕
修改二版的論文都還改的紅之之

而且,把紙本修改謄寫到word檔上
竟然更花時間...真是大失策
這種因循苟且的個性真的是改不了耶
每次都要明明6月20就已經收到通知

偏偏又拖過半個月才開始動工修改
沒想到我這有一點龜毛的個性
卻使得自己一旦開工,就不想隨便弄弄
到最後不是不睡覺,就是拖搞、延期...


跟花蓮縣文化局承辦員說好7/23那週把論文修改好給他
希望能在27號前,把論文寄出就好了...Orz
加油吧



cym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