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10點被媽媽叫起來

媽媽跟我說:「阿姆昨天晚上洗澡後,早上起床叫她時,身體就是硬的了。」

雖然很捨不得,但其實沒有預料中的傷心,只覺得阿姆終於解脫了...

 

阿姆以前被酒駕撞致重傷,在小孩苦苦哀求下,將準備宣布死亡的阿姆,硬是從鬼門關拉回來,接著就是長達12年的24HR看護照顧...這段期間,若不是阿伯擔任民意代表,收入甚豐,他們家早就因此受到嚴重影響(但換個角度想,若不是收入足以妥善照顧阿姆,我猜阿姆也不能被妥善照顧十幾年)。

去年2月初二堂哥結婚,阿伯那時身體已經因為化療而變的相當憔悴,並在當年9月過世,姊姊相當難過。今年1月中姊姊結婚,特地讓阿姆坐輪椅上,見證迎親的時刻。我們當初都覺得姊姊為何急著結婚,現在回頭想想,也幸好姊姊把結婚時間提早,不然她的遺憾就更多了。

車禍前超級愛漂亮的阿姆,每天穿著高跟鞋、短裙跟阿伯跑選舉、宴客場子,也開檳榔攤賺錢(檳榔西施娘 無誤!),哪知道車禍後變成近似植物人的每天躺在床上、按摩椅上,看的來探望他的人,問他「你知道我是誰嗎?」,在意識清醒、記憶力正確的時候,她會不耐煩的回答「知道啦」,但有時候她也回答不出來。無法知道她是否願意接受這樣的自己,但我真的覺得阿姆很辛苦,他的家人也是...

也因為這樣,阿八跟阿母都跟我說,萬一他們怎麼了,需要搶救才有機會活下來,要我們不要求醫生搶救,如果真的過往了,傷心也是幾年的事情,如果像阿姆這樣的話,就是十幾年的煎熬再加上幾年的難過....

阿姆順走,幫我問候阿伯。

 

cym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