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被朋友說熱情、友善的我,其實面對陌生人的態度,與一般人無異。

因為看過太多祈求同情背後的醜陋真相,讓我對人性有了一些灰暗的想法。因此,面對賣雜誌、毛巾、口香糖,乃至趴在地上、敲著佛鐘祈求捐獻的人們,都無法主動的掏出口袋的錢,給予協助。

對於幫助別人僅限於「想法」,而鮮少「行動」的自己,我時常自我感覺不良,要嘛就立刻行動,要嘛就摒除空想的念頭,而不是跟在背後默默想著要不要幫忙,人家是否會接受我的雞婆,然後就默默看著困難排除,糟糕至極!

例如說:搭捷運時看到老伯伯提著沈重的行李箱走下樓梯,準備轉乘蘆洲線,走在她身後的我眼睜睜的看著伯伯慢慢走,我沒有失去耐心的超越他,但我也沒有試著出聲詢問伯伯是否需要幫忙,回家後其實我對自己非常失望,為什麼當下沒有鼓起勇氣詢問呢?(捶頭)在臺北的生活,讓我變得冷漠封閉了嗎。我討厭這樣。

昨天看到老師在某張照片的文字,讓我決定試著當不冷漠的臺北人。



(這是在老師照片下的留言)

今早上班時,南港突然下起雨來,前往辦公室路上,遇到一個女生不撐傘而冒雨前進,但我卻只撐傘走在她身後。

在她後面走了幾分鐘後,眼看雨變大了,我才鼓起勇氣快步靠近她說:「我們一起撐吧,雨變大了」,然後又一起走了一段路才進到辦公室大樓。也知道彼此是在隔壁棟單位工作。

會這樣做,就是因為昨天看到老師的話,讓我試著不再當冷漠的臺北人。很開心的第一步,我似乎找回了比較熱情的自己 ^^

cym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