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/14-20 白頁七腳川嵐山工作站出水源地

風雨中前進的隊伍
七天的行程中每天都是雨不停國
暴雨 細雨 牛毛雨 夜半襲來的西南氣流潮
甚至是無所不在的螞蝗雨 都是山神給我們的考驗
謝謝大山媽媽的保佑,讓我們平安歸來(合十)

----

7/13(三) D0
氣象圖上逐漸接近的氣團,帶著母親的擔憂抵達花蓮
看到俊彥帶來的食物們,突然感到相當惶恐...
沒想到菜單上的食物,化為實體的時候竟然這麼龐大
跟哈崙一樣,這回D0依舊是兩點睡五點多起床的大熬夜過程


7/14(四)D1
睡眼惺忪的醒來,匆忙打包,六點整包車小珍姐就在門口等待我們
六點半終於集合完畢後,kuku發現忘記帶登山杖,緊急call威爺支援
在等待的同時,石頭又發現忘了袋重要的護膝 我緊急支援備用的舊護膝一只
(後來在最後一天的倒數500m高度時發現被遺忘的護膝)
一陣忙亂後,終於在七點整出發

只有開過旅遊團接送的小珍姐 一上產道就想把我們丟包...
跟他堅持說,其他人都有開上去,他才不得已的超緊張的不斷往上開
為了緩和他緊張的情緒,沿途我們不斷聊天喇賽
好不容易接近紀錄中的下車處(榕樹高支119),我們提早下車了

離別之際,小珍因過於急著迴轉,導致車頭朝下且右後輪懸空 動彈不得
一群人緊張的幫忙壓車輪、推車頭,慢慢指揮他正確的迴轉角度,才終於跟他道別
折騰到快八點才終於開始一天的旅程...背上空破紀錄重量的大背,出發囉!

睡眠不足+體力不夠+晚出發+落雨+陡上 等不利因素
使我們第一天就行走了超過10小時,落後的我早早就被俊彥救援...
眾人累癱,邊煮飯邊打瞌睡...


7/15(五)D2
根據紀錄,4~5號獵寮沿途都有許多溪溝水
D1節制喝水得我,摩拳擦掌的期待,但似乎因前陣子的好天氣,使溪溝水遍尋不著
一直走到新第5獵寮時,俊彥跟立品花了近1.5小時,下切溪溝取水
沒水又沒睡飽的我們,對於行程感到意興闌珊
不斷有垃圾話說:「現在回頭還不算晚XD」
然後我們就耍廢的在豪華新第5獵寮待了3小時,吃完午餐才出發

當天也走到五點就紮營了,為了明天行程儲備體力,大家早早休息吧!

IMG_0737.JPG

7/16(六)D3
上1900峰的露岩區真得爬的我抖毛,
帶著手套死命抓著芒草、刺柏上行 幸好回程不用再走一次了(歡呼)
淋著雨在山上看見遠方的花蓮市區大晴天,心中滿是鬱悶QQ 說好的展望呢!

原本預計要衝到隧道口紮營,卻因為下切的太開心
沒有時時判定方位,導致下切至隧道口的位置有點誤差
再加上時間沒有掌握好,一切的不小心,造成了行走13小時的今天
於晚間七點多,迫降在一處只能斜躺或縮腳的地點,匆匆吃完泡麵就睡覺了...
人生中第一次的迫降就這回了!

隔天早上,發現隱形眼鏡破掉了QQ
迫降心情有沒有這麼差,竟然把隱形眼鏡抓破了...


7/17(日)D4
經過一番折騰,終於到達隧道口,
總共約10段軌道,整體來說鐵道狀況還算不錯,走起來沒比哈崙可怕
毀損軌道的下切路也不太難走,只是我力氣不夠,常常發生爬不上去的窘況Orz
立品的懼高症也讓他爬行了大多數的軌道,看他爬得氣喘吁吁,真是擔心
可惜的是,我沒能克服心理障礙,去挑戰那兩段搖晃及微傾斜的軌道

或許 可以再挑戰看看,真得不行就爬吧 給自己練習機會

到達嵐山工作站後,發生了一段不太愉快也有點危險的插曲
落後隊伍的我、石頭、立品三人,
因為紀錄沒看熟,沒發現販賣部所在處已經是紀錄中嵐山工作站的集中區
開心拍完照片後,沒找到前頭的俊彥與kuku,以為他們又往前行了
於是,三人繼續向前走了許久,途中不斷呼喚,卻始終未取得回應
甚至誤上榮山的叉路,此時石頭已經要虛脫了,我也有點沒力,跌倒有點爬不起來
擔心自己是否落後很多的我們,繼續向前行,直到找不到路
在立品上探得一隧道後,我們才聽到從後方傳來俊彥的吶喊
才知道,原來我們已經過頭這麼多了!一來一回大概多走了1小時吧
回到住宿點,石頭已經呈現大壞掉狀態...
能一切平安真的是山神保佑(合十)

下午4點多,簡單吃完延遲許久的午餐,趁天色未暗,分頭探險去
在辦公室拍照拍到一半,先是發現記憶卡滿了,接著相機又沒電(抱頭)
只得跟俊彥回到住宿點,換電池+刪照片,
後來穿上雨衣+雨鞋全副武裝的跟俊彥拿著日本人25年前畫的地圖探險去
鑽過一道道的的芒草牆,看過一間間的破房舍,終於讓我們找到傳說中的撞球間!
跟俊彥拍完照片後,又帶立品去一趟,開心的拍了很多照片

撞球

本日瘋狂消耗囤糧!


7/18(一)D5
很想留下來繼續探險的我們
把包包放在鐵道上,找到了榮山宮,端詳許久並拍了大合照

再次走鐵道回到隧道口午餐,在隧道口前的第二段鐵道下切處
我整個爬不上去,在下頭掙扎了10分鐘,爬到手腳都沒力了...
幸好有ku哥救援...全身肌耐力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!
在隧道口吃完午餐後,由kuku帶頭,眾人玩心大發的玩起「仆軌活動」
除了個別的照片外,竟然還拍了幾張團體仆軌照 我們好潮阿!

2011.07.18古庭維攝於籠翠隧道西口軌道.jpg

因為玩樂時間較長,本來預定要上七腳川基點睡覺的計畫,也改為在鐵道上睡覺
然後就發生了半夜遭翻山越嶺的西南氣流攻擊,眾人睡袋全濕的慘劇...


7/19(二)D6
原本打算4點半起床,6點半出發以縮短D7的行進距離,好早點下山
結果因為整夜都被潑雨及大風攻擊,沒睡好的我們,直到6點才醒來...
痛苦的離開睡袋,淒風苦雨的拍了出發照,才在八點出發...

從鐵道沿稜線追著路條爬回七腳川基點,途中發現一個倒塌的索道頭 超酷!
在基點休息時,跟立品挖塑膠袋剪起路條,剪了一些透明的路條...被笑說製造垃圾XDD
從七腳川基點往三號索道方向切過去得路途,也真是奇觀啊!
綿延不絕的「巨大倒木群」,肩著大背追趕跑跳碰 也算是肢體協調的好場所...

到達三號索道的時候,超開心的去拍了辦公室的照片,也去三號索道頭拍照看風景
俊彥葛格還爬高高走了索道頭上方,眺望遠方花蓮的風景
按照慣例拍大合照的同時,kuku發現他的快門線忘在二號隧道口了(據說已經丟6條了..)

三號索道

打混許久後,天黑前到達1848東北鞍部(原訂C5住宿點),因為想往前推進一點
讓D7的行程壓力小一點,於是大夥繼續往前推進,但因為鞍部過後的那段路有點小崩塌
加上天色已暗,找路相對不容易,於是僅往前推進了約30分鐘的路就找地方迫降了...

搭好外帳 吃完飯都11點了...隔天要5點起床,天天睡眠不足啊!
爬山不是來補眠調作息的嗎?
俊彥葛格說:「第一次爬山作息跟山下這麼像的!」


7/20(三)D7
今天要先從1790M爬到2000M,然後在一鼓作氣的下到150M...真是膝蓋的大考驗啊
沿途得紅色噴漆,真得如同kuku去年紀錄所寫的一樣令人信任
沿途路況良好有好幾座做工精美的木橋、14座木梯,整個行走過程都在讚嘆!

但因為實在陡下太多太快,我們下降的速度也比預期的要慢,
下午一點才到1500獵寮(原訂C6住宿點)吃午餐,那時候石頭的左膝蓋已經在哀嚎了
吃完午餐牛飲鐵桶水後(人人都是酥酥),2點多繼續下降高度
大約3點的時候,石頭已經明顯疼痛的走不太動,大夥心疼的放慢速度陪他前進
4點半終於走到一號索道頭,石頭、我、跟立品在辦公室休息拍照

kuku跟俊彥去探接下來的路,因為植被長得太快,
讓他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找到,被新生植物所覆蓋的路徑
kuku說他都要緊張死了...對後來的路越來越擔心,
擔心這條他應該熟悉的路會不會發生很大的改變,
中級山的威力的確非常驚人,一年的時間,已經足以讓路況發生極大改變
下山的途中,我們不止兩三次的停下來找路
眼看天色越來越黑,kuku要我們有幾個心理準備:
1.可能要摸黑走路
2.可能會迫降在路上

除了路徑尋找困難之外,石頭的膝蓋疼痛也是我們很擔心的得問題
跟立品壓後的我,看到石頭每下一階落差,都發出令人心疼的悶哼
突然想到我的護膝有鋼條,石頭說過穿起來效果不錯!
於是就在途中停下來,把護膝裝上,拿去跟石頭交換
石頭說效果還不錯,但還是很疼痛的走著
快天黑的時候,石頭終於忍不住的向俊彥葛格請求支援登山杖一支
我也請石頭把一些私裝掏給俊彥葛格背,盡量減輕膝蓋得負擔
在俊彥葛格救援後,石頭的行進效率明顯高很多

加上已經開始摸黑,不熟悉走夜路的我,行進速度只剩下白天的1/3....
不論怎麼趕都追不上前面隊伍,腳上的黑青在這摸黑的1.5小時中迅速增加
嘴上罵的髒應該也有前幾天的總和...喵的!
終於在晚上8點20分走到產道!真得都要痛哭流涕了 媽媽 >"<


謝謝大山媽媽 讓我們平安的下山
縱使過程中幾乎不存在的藍天 以及一路相隨的雨
使這趟行程失色不少
但您所給我的記憶與感動 我想是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!

魂牽夢縈的嵐山工作站行!成功!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ymbecky 的頭像
cymbecky

態度,決定一切

cymbe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